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球博览 > 易主不停 意外不断 酒鬼酒“非典型”沉浮
易主不停 意外不断 酒鬼酒“非典型”沉浮
发表日期:2019-12-25 09:45|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和冰封低潮的四年中,湖南酒鬼酒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上市22年以来,酒鬼酒(000799.SZ)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

  2019年12月下旬,一出甜蜜素的风波,让沉寂多时的酒鬼(行情000799,诊股)再次成为焦点;举报人与厂商双方一来一回的强硬声明,也让事实更扑朔迷离。

  12月24日下午,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棱镜》表示,该局已经在当日开始对市面流通环节的酒鬼酒进行质量检测,结果预计在明后天(25-26日)和之后时间向社会公布。

  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和冰封低潮的四年中,湖南酒鬼酒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上市22年以来,酒鬼酒(000799.SZ)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理,合计79位高管。如此这般的命运,也使得它不仅要应付市场上的艰难打拼,还忙着应付里里外外各种意外

  7年恩怨,结论待出

  2019年12月18日,酒鬼酒代理商石磊向湖南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其代理的一批酒鬼酒产品含甜蜜素。12月21日,酒鬼酒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版本,称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石磊举报是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

  他们争论的焦点是2012年生产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石磊称其仓库里封存的5万瓶老酒鬼酒均存在添加甜蜜素的问题。

  甜蜜素是一种常用的合成甜味剂,是食品加工业中的重要代糖产品,冷饮、甜点等中常有应用;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规定,配制酒中可以使用甜蜜素,含量应≤0.65G/ kg;其他酒类中均不得使用甜蜜素,传统酿制的白酒是禁止添加甜蜜素的。早前白酒产品的食品安全检查中,会检测甜蜜素情况,多地都曾有违法案例。

  12月21日和22日,酒鬼酒给出了两份解释声明,主要内容包括:第一,近年来酒鬼酒产品合格率100%;第二,自2012年起,石磊和公司有经济纠纷,已有7年之久;酒鬼酒曾给予石磊赠酒,但无法接受其更多补偿的要求。

  对此,举报人石磊表示,仓库中尚有5万多瓶老酒鬼酒,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

  12月24日下午,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棱镜》表示,该局已经在今日开始对市面流通环节的酒鬼酒进行质量检测。24日,该局工作人员已经在长沙市零售渠道完成了抽样;明日(25日)计划对湘潭市场进行抽样;检测结果预计在明后天(25-26日)和之后时间向社会公布。

  也是在12月24日,湘西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接触了举报人石磊,确认了对他举报的情况正在调查核实中;同时对他公司在吉首地区库存的所有2012年500ml 54°老酒鬼酒实施管控,禁止流入市场,清点了数量,合计涉及6个批号8126件产品。

  

易主不停,意外不断,酒鬼酒“非典型”沉浮 | 棱镜

  意外不断,命运多舛

  来自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4月由湖南湘泉集团发起,以其所属湘泉酒公司、酒鬼酒、陶瓷公司三家公司的净资产折股投入而诞生,总部位于湖南省吉首市。1997年7月,酒鬼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

  上市至今22年,酒鬼酒业绩起起伏伏,大股东数次变迁,从湘泉集团、成功集团,到华孚集团、中粮集团,伴随着管理团队每两三年、甚至一两年就变动,带来的是战略方向的不确定以及各种意外事件。

  先是成功系资本:2002年9月,成功集团与湖南湘泉签订协议,在击败涌金集团等对手后,受让湘泉的国有股权,成为了酒鬼酒控股股东。但没想到的是,新股东成功集团差点就掏空了酒鬼酒。酒鬼酒在2005年10月向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确定成功集团从酒鬼酒公司账户上转走资金4.2亿元;之后双发达成了还款协议。

  成功系土崩瓦解之后,掌门刘虹在2009年被罚市场禁入五年。在交出手中的股权以后,成功系也不再与酒鬼酒有瓜葛,湘泉集团重新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

  但湘泉集团也没能支撑酒鬼酒太久。2005年,湘泉集团以单位经营管理不善、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还债,当时湘泉集团持有酒鬼酒7780万股(占总股本的25.67%);湘泉集团及其子公司还占用酒鬼酒公司资金1214万元。

  2007年,中皇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和收购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持股31%。中皇属于华孚集团,后者隶属于国资委,主要承担中央储备糖、中央储备肉的管理和具体操作业务,也经营食糖、肉类、菜蔬、酒类等副食品业务。

  然而,就在酒鬼酒业绩刚有起色之际,2012年年底,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2.6倍,暴露了当时白酒行业的问题,也让自身陷入低迷。2013-2014年,酒鬼酒连续亏损。2013年,酒鬼酒营业总收入6.85亿元,净利润跌至-3879万元;2014年营业总收入进一步跌到3.88亿元,净利润-1.04亿元;酒鬼酒变成了*ST酒鬼,经营数据在2015年才有所好转。

  2014年11月,华孚集团并入中粮集团,中粮集团间接入主酒鬼酒。2015年10月,酒鬼酒发布公告称,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实际控制人。酒鬼酒被划拨到中粮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食品进行管理。2017年8月,中粮集团授权中食控股全资设立中粮酒业投资,主营酒业投资管理。

  但即便是被纳入央企麾下,酒鬼酒的管理层变动仍旧频繁。2017年以来,酒鬼酒高层多人离职,包括2018年初,董事长江国金因个人原因离职;2019年4月,来自中粮的酒鬼酒副董事长李士祎离职,副总经理李明也离开;5个月后,李士祎因存在违规违纪问题被免职。

  中粮入主,刚现曙光

  事实上,自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以后,这家公司才刚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酒鬼酒董事长王浩,1990年就加入了中粮集团,2016年7月任集团审计与法律风控部总监,2017年12月任中粮酒业董事长、党委书记。现任总经理董顺钢也是早年就加入中粮(1989年),2015年5月至2016年2月,任中粮麦芽(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位。

  新管理层在2016年和之后逐渐入驻,开始一系列改革,包括重整销售网络和产品线。早前酒鬼酒的问题之一是渠道窜货,中粮入主之后,更迭了部分经销商。产品方面,酒鬼酒收缩了价格偏低的产品,对部分酒鬼系列产品提价。在湖南省内倡导渠道全面下沉至县;湖南省外重点布局地级市场,以及京津冀、珠三角和长三角。

  2016年4月,酒鬼酒发布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的公告,宣布公司正式摘帽,由“*ST酒鬼”变更为“酒鬼酒”。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